有种忠诚叫,迈克 Michael Cornelius

✿ 小学时,我就迷上西游记,当时为孙悟空的强大本领而疯狂,在我的书橱里也收藏不同版本的西游记。电视版/电影版的西游记都着重于降妖除魔的场景,能搞多逼真就多逼真。唯一不变的就是老孙护主的心,听唐僧碎碎唸了几十年也没逃掉,被唐僧误会而驱赶了数次还是放心不下的爬回来,真是死心眼的怪猴。

直到自己开设厂房,有了员工之后,才明白要找一位对自己忠诚的人很难。幸好有几位同伴跟了我十年,其中一位尼泊尔籍外劳常常维护着我免被骚扰,为我打架,为我解围……..

敬爱的卡巴星身边有位像老孙那样忠诚的人,他来自印度南部,站在主子庞大的身躯后面,很少人会去留意他。无怨无悔的服侍了8年,到了人生最后终站也没下车,继续的追随着。
今晚,他的灵柩将运返家乡安葬,主子则在星期天火化,两人暂且分开数日,然后在天堂再相聚,这份真挚的情缘没因此熄灭。

各大报章都在刊登着: “有种精神叫卡巴星”,却没有这样的一句~~

有 种 忠 诚 度 叫 迈 克 ,是的,他叫Michael Cornelius。

望一望你的身边,是否有像迈克那样的人,有的话,你是幸运的。
我很庆幸,我曾有这样的迈克,他叫米汉莱 (Mekhdhan Rai ),今天,我特别想你……..

Remembering Michael Cornelius

艺术这种东西

‹(•¿•)› 小瓜从学校带回美术作品向我炫耀,说做了三个送给家人,我看着这些作品猜了几次都猜不到是什么,唯有换个方式套他说出作品名称。   

当他一脸神气的说: “看不出来这是XXX吗?? ” 我笑得肠子快打结,瞧他的脸色越来越沉,我硬憋着气说留给老蔡看,肯定他爸很感动………

晚饭后老蔡拿着作品左右翻转,头上全是问号,小瓜失望的问: 你也看不出这是什么吗?? 这是XXX!!!! (哈哈哈哈,老蔡很无情的大声爆笑,没顾忌到已伤了他弱小的心灵) 老蔡说: 这么特别的东西,你还是送给阿嫲吧….. (厉害,把烫手山芋丢给阿嫲,想爆头也猜不出啦!!)

我阿公和阿婆是美术老师,家里的壁画和杯子花卉图都是阿公手绘,第二代的老爸素描也画的很生动,叔叔还是从事广告画图,第三代的姐妹虽然有点逊色,但至少画人物还像个人样,老蔡的画也常贴在壁报上。

好了,第四代的小孩们,遗传的艺术基因一代接一代的削弱,到了这代已荡然无存,他们的画画简直惨不忍睹!!! 人物画得比例失常像外星人,配色配得天马行空,阿公泉下有知肯定欲哭无泪,唉……..

哪位猜中小瓜的作品是什么的,我一星期不吃饭,哇哈哈哈…….
(我是那种一天没吃到白饭就软趴趴像蚯蚓的饭桶)

artwork

爸爸,我的依靠

✿ 小时候,每当我发烧病的要问诊时,老爸都会请假几小时回家,驾着摩哆载去市区诊所。

当时怕摔倒而把老爸抱得紧紧的,脸蛋靠着老爸厚实的背,迷迷糊糊中闻到老爸的体味,不是汗臭味,小孩哪懂是什么味道,总之闻了就觉得热度减轻的舒服极了…..
帮人打工的老爸常早出晚归,晚上还要修理电版之类的电器帮补家用,没多余时间跟孩子们相处。有次我特地在中午去晒太阳打球,如愿的发烧而坐上老爸的摩哆车,这样我才能亲密的靠着老爸,闻着我渴望的味道……

✿ 刚认识老蔡时,他第一次用摩哆车载我下班,初时不敢像抱着老爸那样抱腰,唯有把他两边的衣脚拉得快破掉,因为我还是很怕摔倒。他的背,跟老爸很相似,他也有老爸身上的那种味道,也许他至今仍不知道,就是这种味道,让我紧紧的跟随着他。
长大后才知道,这种味道是什么,这是恋家的男人味,能遮风挡雨的味道,这,是家的味道…….

我爱我的老爸,虽然每次都躲避着我的拥抱,但我想像小时那样窝在他背后,闻着他无怨无悔为家付出的味道。

别把爱深藏在心里,给你最爱的爸爸一个拥抱,那种感觉,用钱也买不到…….